工作。生活。

 

从亚洲飞往美国,我说绝对是对富贵人的一种煎熬。对我来说,更是受不了的折磨,22小时的飞行时间,这还不包括滞留在机场等待另一个转站的时间,至少也要耗个28 – 32小时才能抵达目的地,然后还要被时差严重的折腾。来不及调整时差,会议结束以后,又得匆匆忙忙回来亚洲。去一趟美国,我恨一次美国。我应该庆幸我没因此而患上经济舱综合症而英年早逝。

我们都不能有怨言。同事说,要嘛你别做啦。外面等着你位子的人多得是。霎时无言。眼泪唯有往肚子里吞下去。我知道下一次,我还是一样会乖乖的拿着电脑行李踏上旅途。